首页 > 正文
北京怎样除皱纹效果好,北京怎样去除眼周皱纹,北京面部拉皮手术一周照片

北京怎样快速收紧脸提升脸,北京微拉美面部提升绷带要绷多久,北京面部筋膜悬吊除皱术,北京蛋白线面部提升埋多少根线呢,北京美人线提升多少钱,北京面部埋线提升,一次还你十年青春!,北京脸部埋线提升的后遗症,北京有哪些好方法可以去除皱纹,北京面部提升和蛋白线提升有区别吗,北京微拉美价格是多少

  原标题:成都“锅盔妹妹”众筹爱心餐费,供孤寡老人残疾人免费吃

写着“爱心餐费”的小黑板挂在摊位上。陶轲 图

  萌生了为孤寡老人、残疾人等筹集“爱心餐费”的想法后,四川成都玉林横街小巷内一家锅盔面馆的老板张艳,很快得到了朋友圈里朋友们和顾客们的响应。几块零钱、200元的红包……笔笔善款,涓涓细流,“爱心餐费”很快达到了2577.63元。“爱心餐费”,由张艳的朋友们和顾客们一起筹集,凡是孤寡老人、残疾人来张艳的店里用餐,均算半价,而且费用从“爱心餐费”中扣除,用餐者不用掏一分钱。

  她将筹集“爱心餐费”的事,写在了一块黑板上,不过,一个月了,餐费才使用过一次:一对老年残疾人夫妇点了锅盔和油干,用掉4.5元。“希望更多有需求的人能够来我们店里。”张艳说。

  

  10月12日,玉林横街小巷内一家锅盔面馆的老板张艳更新了自己的朋友圈:“终于有人知道了。”随后,她补充道,“半价扣除爱心餐费,余额2573.13元。”文字后面,还附了一张用餐老人残疾证的马赛克照片。

  “爱心餐费”,是张艳的朋友们和顾客们一起凑出来的。张艳告诉记者,9月份的时候,她在网络上看到一篇文章,“是说一名男子开了一家面店,然后和顾客一道,给有需要的困难人士提供免费面食。”和故事里的男子相似的是,张艳自己也经营着一家锅盔面馆,平日里她卖锅盔、弹古筝,并且自称“锅盔女王”,有不少顾客粉丝。“联想到平常自己见到的残疾人和孤寡老人,我觉得此举自己也可以效仿。”

  “我个人的力量有限。”张艳说。9月13日晚上10点54分,她把自己的想法发到了朋友圈:“明天起,愿意为孤寡老人、残疾人付出爱心的人,可以在我这里存款。”她随时更新的记录显示,一个小时后“爱心餐费”就达到了116元。

  第二天,张艳把“爱心餐费”的事写上小黑板挂起来,“我想,来吃饭的人点餐时都能看到。”张艳也在朋友圈里表示,凡是孤寡老人、残疾人来用餐,均算半价,费用从爱心餐费中扣除,另外一半由她自己出。比如9元钱的锅盔,从爱心餐费里扣除4.5元,张艳自己出4.5元。

  

  张艳告诉记者,“爱心餐费”都是来自于她的朋友们以及微信朋友圈的顾客们,“最多的直接发了一个200元的红包,也有把微信钱包里的零钱转来的。”成都商报记者注意到,网友转钱,有的留言道,“捐赠一个锅盔,希望其他人也能分享到美味”,也有人转钱时,表示希望能给需要的人尽点微薄之力。

  9月13日起,张艳几乎每天都在更新“爱心餐费”的数额。记者在其朋友圈看到,一周后的9月20日,“爱心餐费”已经达到2541.63元。当天她也表示“大家不用再捐了”,张艳告诉记者,尽管爱心餐费有2000多元,但一直都没有人来使用,所以暂停筹款的同时,她也希望让更多人知道他们的“爱心餐费”。

  虽然如此,还是有人希望继续给“爱心餐费”添砖加瓦。“有个顾客买锅盔后,看到小黑板上的内容,本来该找36元,但他说找的钱直接当爱心餐费吧,然后走了。”张艳回忆,自己没追上对方,“爱心餐费”的钱便定格在2577.63元。

  

  “10月12日中午,有一对老年夫妇过来了。”张艳回忆,老奶奶看到小黑板,得知可以免费后,拿出了自己的残疾证给她,“我就悄悄拍了一张,打了马赛克以后,发到了朋友圈。”她解释了自己这样做的想法:这是“爱心餐费”第一次用出去,她希望能给筹集“爱心餐费”的顾客们和朋友们一个交代,“希望对得起大家的信任。”

  不过,在和顾客们商量后,她决定以后不再拍照了,“帮助了人,也不想因为拍照伤害到别人的自尊。受助者的规定也不是那么死板,如果看到对方确实困难,需要帮助,我们就会主动提供。”

  一个月,“爱心餐费”才用了4.5元,张艳告诉记者,若一直如此,她计划不再让朋友圈的人捐钱,“因为我个人完全可以支撑。”

  “当然,还是希望更多有需求的人知道‘爱心餐费’,能到我们这里来用餐。”张艳最后说道。

  来源:成都商报

责任编辑:初晓慧

  原标题:成都“锅盔妹妹”众筹爱心餐费,供孤寡老人残疾人免费吃

写着“爱心餐费”的小黑板挂在摊位上。陶轲 图

  萌生了为孤寡老人、残疾人等筹集“爱心餐费”的想法后,四川成都玉林横街小巷内一家锅盔面馆的老板张艳,很快得到了朋友圈里朋友们和顾客们的响应。几块零钱、200元的红包……笔笔善款,涓涓细流,“爱心餐费”很快达到了2577.63元。“爱心餐费”,由张艳的朋友们和顾客们一起筹集,凡是孤寡老人、残疾人来张艳的店里用餐,均算半价,而且费用从“爱心餐费”中扣除,用餐者不用掏一分钱。

  她将筹集“爱心餐费”的事,写在了一块黑板上,不过,一个月了,餐费才使用过一次:一对老年残疾人夫妇点了锅盔和油干,用掉4.5元。“希望更多有需求的人能够来我们店里。”张艳说。

  

  10月12日,玉林横街小巷内一家锅盔面馆的老板张艳更新了自己的朋友圈:“终于有人知道了。”随后,她补充道,“半价扣除爱心餐费,余额2573.13元。”文字后面,还附了一张用餐老人残疾证的马赛克照片。

  “爱心餐费”,是张艳的朋友们和顾客们一起凑出来的。张艳告诉记者,9月份的时候,她在网络上看到一篇文章,“是说一名男子开了一家面店,然后和顾客一道,给有需要的困难人士提供免费面食。”和故事里的男子相似的是,张艳自己也经营着一家锅盔面馆,平日里她卖锅盔、弹古筝,并且自称“锅盔女王”,有不少顾客粉丝。“联想到平常自己见到的残疾人和孤寡老人,我觉得此举自己也可以效仿。”

  “我个人的力量有限。”张艳说。9月13日晚上10点54分,她把自己的想法发到了朋友圈:“明天起,愿意为孤寡老人、残疾人付出爱心的人,可以在我这里存款。”她随时更新的记录显示,一个小时后“爱心餐费”就达到了116元。

  第二天,张艳把“爱心餐费”的事写上小黑板挂起来,“我想,来吃饭的人点餐时都能看到。”张艳也在朋友圈里表示,凡是孤寡老人、残疾人来用餐,均算半价,费用从爱心餐费中扣除,另外一半由她自己出。比如9元钱的锅盔,从爱心餐费里扣除4.5元,张艳自己出4.5元。

  

  张艳告诉记者,“爱心餐费”都是来自于她的朋友们以及微信朋友圈的顾客们,“最多的直接发了一个200元的红包,也有把微信钱包里的零钱转来的。”成都商报记者注意到,网友转钱,有的留言道,“捐赠一个锅盔,希望其他人也能分享到美味”,也有人转钱时,表示希望能给需要的人尽点微薄之力。

  9月13日起,张艳几乎每天都在更新“爱心餐费”的数额。记者在其朋友圈看到,一周后的9月20日,“爱心餐费”已经达到2541.63元。当天她也表示“大家不用再捐了”,张艳告诉记者,尽管爱心餐费有2000多元,但一直都没有人来使用,所以暂停筹款的同时,她也希望让更多人知道他们的“爱心餐费”。

  虽然如此,还是有人希望继续给“爱心餐费”添砖加瓦。“有个顾客买锅盔后,看到小黑板上的内容,本来该找36元,但他说找的钱直接当爱心餐费吧,然后走了。”张艳回忆,自己没追上对方,“爱心餐费”的钱便定格在2577.63元。

  

  “10月12日中午,有一对老年夫妇过来了。”张艳回忆,老奶奶看到小黑板,得知可以免费后,拿出了自己的残疾证给她,“我就悄悄拍了一张,打了马赛克以后,发到了朋友圈。”她解释了自己这样做的想法:这是“爱心餐费”第一次用出去,她希望能给筹集“爱心餐费”的顾客们和朋友们一个交代,“希望对得起大家的信任。”

  不过,在和顾客们商量后,她决定以后不再拍照了,“帮助了人,也不想因为拍照伤害到别人的自尊。受助者的规定也不是那么死板,如果看到对方确实困难,需要帮助,我们就会主动提供。”

  一个月,“爱心餐费”才用了4.5元,张艳告诉记者,若一直如此,她计划不再让朋友圈的人捐钱,“因为我个人完全可以支撑。”

  “当然,还是希望更多有需求的人知道‘爱心餐费’,能到我们这里来用餐。”张艳最后说道。

  来源:成都商报

责任编辑:初晓慧

  原标题:成都“锅盔妹妹”众筹爱心餐费,供孤寡老人残疾人免费吃

写着“爱心餐费”的小黑板挂在摊位上。陶轲 图

  萌生了为孤寡老人、残疾人等筹集“爱心餐费”的想法后,四川成都玉林横街小巷内一家锅盔面馆的老板张艳,很快得到了朋友圈里朋友们和顾客们的响应。几块零钱、200元的红包……笔笔善款,涓涓细流,“爱心餐费”很快达到了2577.63元。“爱心餐费”,由张艳的朋友们和顾客们一起筹集,凡是孤寡老人、残疾人来张艳的店里用餐,均算半价,而且费用从“爱心餐费”中扣除,用餐者不用掏一分钱。

  她将筹集“爱心餐费”的事,写在了一块黑板上,不过,一个月了,餐费才使用过一次:一对老年残疾人夫妇点了锅盔和油干,用掉4.5元。“希望更多有需求的人能够来我们店里。”张艳说。

  

  10月12日,玉林横街小巷内一家锅盔面馆的老板张艳更新了自己的朋友圈:“终于有人知道了。”随后,她补充道,“半价扣除爱心餐费,余额2573.13元。”文字后面,还附了一张用餐老人残疾证的马赛克照片。

  “爱心餐费”,是张艳的朋友们和顾客们一起凑出来的。张艳告诉记者,9月份的时候,她在网络上看到一篇文章,“是说一名男子开了一家面店,然后和顾客一道,给有需要的困难人士提供免费面食。”和故事里的男子相似的是,张艳自己也经营着一家锅盔面馆,平日里她卖锅盔、弹古筝,并且自称“锅盔女王”,有不少顾客粉丝。“联想到平常自己见到的残疾人和孤寡老人,我觉得此举自己也可以效仿。”

  “我个人的力量有限。”张艳说。9月13日晚上10点54分,她把自己的想法发到了朋友圈:“明天起,愿意为孤寡老人、残疾人付出爱心的人,可以在我这里存款。”她随时更新的记录显示,一个小时后“爱心餐费”就达到了116元。

  第二天,张艳把“爱心餐费”的事写上小黑板挂起来,“我想,来吃饭的人点餐时都能看到。”张艳也在朋友圈里表示,凡是孤寡老人、残疾人来用餐,均算半价,费用从爱心餐费中扣除,另外一半由她自己出。比如9元钱的锅盔,从爱心餐费里扣除4.5元,张艳自己出4.5元。

  

  张艳告诉记者,“爱心餐费”都是来自于她的朋友们以及微信朋友圈的顾客们,“最多的直接发了一个200元的红包,也有把微信钱包里的零钱转来的。”成都商报记者注意到,网友转钱,有的留言道,“捐赠一个锅盔,希望其他人也能分享到美味”,也有人转钱时,表示希望能给需要的人尽点微薄之力。

  9月13日起,张艳几乎每天都在更新“爱心餐费”的数额。记者在其朋友圈看到,一周后的9月20日,“爱心餐费”已经达到2541.63元。当天她也表示“大家不用再捐了”,张艳告诉记者,尽管爱心餐费有2000多元,但一直都没有人来使用,所以暂停筹款的同时,她也希望让更多人知道他们的“爱心餐费”。

  虽然如此,还是有人希望继续给“爱心餐费”添砖加瓦。“有个顾客买锅盔后,看到小黑板上的内容,本来该找36元,但他说找的钱直接当爱心餐费吧,然后走了。”张艳回忆,自己没追上对方,“爱心餐费”的钱便定格在2577.63元。

  

  “10月12日中午,有一对老年夫妇过来了。”张艳回忆,老奶奶看到小黑板,得知可以免费后,拿出了自己的残疾证给她,“我就悄悄拍了一张,打了马赛克以后,发到了朋友圈。”她解释了自己这样做的想法:这是“爱心餐费”第一次用出去,她希望能给筹集“爱心餐费”的顾客们和朋友们一个交代,“希望对得起大家的信任。”

  不过,在和顾客们商量后,她决定以后不再拍照了,“帮助了人,也不想因为拍照伤害到别人的自尊。受助者的规定也不是那么死板,如果看到对方确实困难,需要帮助,我们就会主动提供。”

  一个月,“爱心餐费”才用了4.5元,张艳告诉记者,若一直如此,她计划不再让朋友圈的人捐钱,“因为我个人完全可以支撑。”

  “当然,还是希望更多有需求的人知道‘爱心餐费’,能到我们这里来用餐。”张艳最后说道。

  来源:成都商报

责任编辑:初晓慧

北京脸部埋线提升术起步多少钱
城市相册
栏目精选
每日看点
重庆正事儿
本网原创
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1215638